揭林彪与贺龙决裂真相:一张纸条意外成林彪30年心病


抗战时期,林彪担任115师师长,贺龙为120师师长,此时的两人在职位上已平起平坐。从以上履历看,贺龙和林彪只在一开始有过交集,后来基本就各自独当一面,互不相干了。但是根据贺龙夫人薛明的回忆,在1937年,贺龙受毛主席党中央委托,同朱总、林彪、刘伯承等4人到洛阳去见蒋介石,谈国共合作问题。当时贺等几人按中央精神,对国民党蒋介石采取不卑不亢的态度,唯独林彪,对蒋表示十分恭敬,正襟危坐,认真记着笔记。在返回山西的路上,贺问林:回去如何向部队传达,林当即写了一张纸条给贺,当晚虽看不太清楚,但大致意思是明白的,称颂蒋介石对抗战还是有决心的,可以给部队吹吹这个风。这说明林彪对蒋介石还抱有幻想。贺龙当即把纸条放进衣袋,到驻地后因换洗衣服忘了取出,结果被水一浸化掉了。此事林彪当时并不知道,但等他当权后,就成了他的一块心病,十分担心贺掌握了这份材料,有朝一日对他不利。

薛明对这件事的回忆基本上是可靠的,1942年10月13日,林彪作为代表,在张治中的陪同下,在重庆面见了蒋介石,那次会面中,林彪也是态度恭谦,以学生自居,希望两党“彼此接近、打成一片、精诚合作、永远团结”云云。后来,蒋还让林的同期同学戴笠把林争取过来。

但至于薛明说林彪因为那张字条记恨贺龙,视其为心病,而要致他于死地,感觉从逻辑上不大说的通,因为贺龙既已独家掌握了林彪的“罪证”,林彪就应该对贺龙处处讨好,以防止贺龙情急之下拿出小纸条,而不是处处紧逼。

叶群与薛明的恩怨

根据薛明女士的回忆,她早年间曾和林彪的夫人叶群有过几段恩怨。1917年出生的叶群家庭条件很好,他的父亲是国民党少将。叶群本人的长相、气质、谈吐都不错,属于大家闺秀,所以她后来才被称为延安“八大美女”之一。中学毕业后,叶群曾在国民党的电台当过一段时间的播音员,还加入过CC系和汪精卫的青年战地服务训练班。不久后她和很多爱国青年一起去了延安,投身革命。

她早先还要求进步,参加了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。1937年“七七”事变时薛明随平津请愿团南下时,发现叶群有几个问题:一是她到国民党的电台当播音员;二是参加CC学生演讲活动还得了第一名;三是与一个有问题的外国什么战斗团有联系。薛明当即就找她谈话,叶群表示:今后走什么路,她要重新考虑。1938年她去了延安,数年后林彪在苏联结束养病回到延安不久,她成了林彪妻子。1943年在延安整风时,薛明找叶群谈话,提到当年她参加演讲得第一名的事。叶群承认有此事,但并不服气,还大吵大闹了一通,说薛明趁林彪去重庆参加和国民党谈判的时机整她。那年下半年,林彪从重庆回来后,贺龙也对林彪说你老婆有问题,是薛明揭发的,我们都是老干部了,在政治上要提高警惕。对这些,林彪一直并未忘记。到1965年,叶群跑到贺龙家对薛明以威胁的口吻说:过去你说了我许多坏话,我不计较,今后不提就算了。

但是事实上,并未“就算了”。1966年8月后,他们先是通过吴法宪向毛主席无中生有的告了一条黑状,说贺龙有阴谋,要夺军权。开始时,毛主席并未受黑状影响。9月5日毛主席把贺龙找去,把黑材料给他看了,并说:你不要怕,我当你的保皇派。我对你是了解的。我对你还是过去的三条:忠于党忠于人民,对敌斗争狠,能联系群众。当时贺总问:是否要向他们解释?主席说:现在去解释不行。到9月9日晚上,毛主席让秘书给贺龙打了个电话说:经过和林彪还有其他几位老同志做工作,事情了结了,你可以登门拜访,征求一下有关同志的意见。次日,贺龙即根据毛泽东的意见同林彪谈话,寒暄了几句后贺龙说:林总,我今天来主要是想听听你对我有什么意见?林彪假惺惺地说:我对你没有什么意见,但今后是得解决一个问题:即拥护谁跟谁走的问题。贺龙当即表示:谁反对党中央、毛主席,我就反对谁;谁拥护党中央,毛主席,我就支持谁!

两种较主流的说法

和林彪有私人恩怨的人很多,林彪没有把他们都整一遍;一些人和林彪并无恩怨,而林彪却整了他们。可见私人恩怨只能是“龙虎斗”的“注脚”,而不是真正的关键所在。私人恩怨确实会导致林、叶在整贺、薛的时候手段更过分一些,但不能造成林叶去整贺薛。一味探究这些无法证伪的东西,对了解真相并不会有多大帮助,反而会把事情变得越来越说不清,越来越小气。

关于林彪为什么要搞贺龙,目前比较主流的说法有两种:

第一,贺龙从1959年9月开始担任军委副主席,主管国防工业。63年9月开始,贺龙又开始主持军委的日常工作。根据霞飞在《贺龙遭受“二月兵变” 诬陷始末》中的说法,是因为贺龙在军队里又是搞大比武,又是搞军事俱乐部,惹得林彪不高兴了,认为贺龙这是想分他的权,加之自己之前对林彪就早有不满,所以要把他搞掉。

第二,有人认为,是贺龙1964年在解放军政治学院的讲话:“你们为什么不找刘、邓、彭真作报告,王光美也可以嘛!”“现在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的总司令是刘”,包括他后来说自己“上不了纲”,为他招来了祸端。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Notice: The content above (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)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,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.

(责任编辑:杨竞_NB170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