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雅生物调查:代持协议牵出实控人 蹊跷输血存隐情
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掌握的代持协议表明,现由湖州凯佳持有、原由廖昕晰在该企业持有的合伙份额系代蔡达建代持,该企业100%的实际权利人为蔡达建个人。

年初至今(2020年9月4日)上涨38.08%,年内最高涨幅达57.61%。

博雅生物可以算上年内不折不扣的牛股之一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,目前博雅生物股东方,正在与某央企背景医药公司洽谈股权转让事宜。

但这项转让,或因相关信息的隐瞒迎来变数。

这是一个时间跨度漫长的资本故事。实际上,从2017年算起,博雅生物进行了一系列资本运作,让不少市场人士感受“蹊跷”,这一蹊跷或恰与博雅生物控制权背后的隐秘事件有关。

之所以谓之隐秘,是因为博雅生物在公开信息中一直号称“无实控人”。

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多份代持协议,叠加工商信息资料证实,博雅生物的控制权与公开信息所言并不相符。

另一面,包括引发监管机构关注的,博雅生物缘何8亿关联交易输血并购标的等问题,依据记者通过调查信息还原的新的利益图谱,变得逻辑清晰。

蹊跷“输血”

从公开资料来看,围绕着2017年的并购标的广东丹霞生物制药有限公司【以下简称“丹霞生物”,2019年7月2日改名为博雅生物制药(广东)有限公司,简称“博雅广东”】,是一系列蹊跷资本运作的开端。

丹霞生物系一家以血液制品业务为主的生物制药企业,